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 > 正文

土地经营权流转及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具有积极

来源:http://www.baidu.com/ 编辑:佚名 时间:2018-12-21

土地经营权流转及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具有积极的推动作

一个民族靠精神站立,一支军队靠精神支撑。伟大的全民族抗战历史,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最为生动的教科书。

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曾经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古代文明。然而,当历史的车轮驶入近代社会,由于外国列强的入侵和封建统治的腐败,中国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特别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侵略,将中华民族推向了亡国灭种的边缘。复兴,成为一个民族的梦想。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成为近代日本侵华的肇始。日本奉行对外侵略的“大陆政策”,觊觎中国富饶土地已久。甲午战争,中国惨败。腐朽无能的晚清政府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日本通过战争攫取了中国台湾和澎湖列岛等领土后,更是穷兵黩武、变本加厉,欠下中国人民一笔笔罄竹难书的血债。

历史不会忘记,在6年局部抗战和8年全面抗战的烽火岁月里,武警前身部队在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抗日武装编成内,上太行,战江南,成为抗日的中坚力量,为赢得近代中国反侵略战争的第一次完全胜利,立下了彪炳史册的不朽功勋。

“九一八”的长鸣警笛至今仍响彻华夏大地,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上敲响的醒世警钟更是振聋发聩。

穿越70年的历史烟云,伟大的抗日战争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永恒记忆,对于我们推进强军兴军实践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

这段历史告诉我们:有信仰才有力量,有梦想才有未来。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以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成为一代代仁人志士为之前仆后继的梦想。

当前,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要顺应时代潮流,当务之急是推动数字转型,通过发展数字企业,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对中国企业来说,应着眼于全球物联网的发展需求,以此作为企业数字转型的抓手,推进产品走向数字化、智能化。

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热点,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事实上,数字经济源远流长。1946年电子计算机发明以后,很快就走出了科学家的“象牙塔”,开始服务于企业和政府。在企业方面,首先是以金融业应用为代表,政府方面则首先是以财政和统计部门应用为代表。在那个时候,国民经济就已经注入了数字经济的成分,但是所占的份额比较小。

70多年来,随着全球信息化的飞速发展,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也不断增加,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当前,顺应时代潮流,当务之急是推动数字转型,通过发展数字企业,加快发展数字经济。

2016年1月,世界经济论坛与艾森哲公司合作,发表了题为《产业界的数字转型:数字企业》的白皮书。其中的一个基本观点是,目前信息技术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已经从提升效率和劳动生产率的辅助角色,快速演变为基础创新和创造的赋能者(),成为支持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主要角色。许多人认为,这是信息化新时代来临的标志。当前,发展数字经济,必须大力培育数字企业;但数字企业并非从天而降,而是由推动现有企业实现数字转型而成。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转型( )与数字化转型不是一个概念,前者强调的是企业商业模式的转型,而后者强调的则是企业运行模式的转型。就好像任何商业模式都有可能数字化,但是数字化的商业模式并不等于数字商业模式。如果将二者混为一谈,就有可能错失了数字转型的机遇。

当前,信息化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大数据、全球物联网、云计算(“大智物云”)成为新一代信息化的四大技术基础。

其中,人工智能是智能化的目标技术,科学技术含量比较高;大数据和云计算是信息化普及应用的主要技术手段;而全球物联网(包括现在快速发展的5移动通信技术)则是最具广泛性的基础应用和切入点,是“大、智”赖以进一步发展的应用基础。

四大技术的发展,正在重构全球一体化的“计算”架构体系。相应地,也正在重构基于云计算、物计算和边缘计算的全球网络结构。全球物联网的任何一个终端,即人、物,都将成为这个全球计算架构体系的“分子”,而“计算”和“智能”将从“分子”开始。在这个架构体系下,计算、智能将无所不在。

这四大技术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全球物联网的发展。人、物都要接入物联网,意味着全球任何有联网意义的产品和服务都必须具有信息感知、自动识别和联网的功能。换而言之,全球每一个生产有联网意义产品的企业家,都必须考虑自己产品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问题,也就是企业实现数字转型、改造成为数字企业的问题。全球物联网正是企业实现数字转型的最佳抓手,拒绝数字转型的企业有可能在数字大潮的竞争中被淘汰出局。

数字转型将是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企业面临的最为艰巨和严峻的挑战,是关系到每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之战。一个非数字企业改造为数字企业的过程,就是这个企业实现数字转型的过程。其中,最重要的是企业商业模式的转型,即由传统商业模式转变为数字商业模式。与之相应,企业的运行模式也必须转型为数字运行模式,即基于计算机和计算机网络的运行模式。商业模式和运行模式的转型,必然导致企业人才结构和核心技能的转型,即数字技能和人才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企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是中国信息化发展中最为薄弱的一环,不少中小企业尚处于信息化绿洲环绕的沙漠之中。

统计数据表明,当前全球信息化发展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而我国只有大约60%以上的企业部署了企业信息化系统。其中,一半以上只开发了办公自动化系统,而建设和使用企业资源计划系统的企业不到30%,使用客户关系管理系统的企业不到26%。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组织进行的“关于中、英、印9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比较研究”表明,尽管在“个人类数字应用”中,中国排名第三,但是在“企业类数字应用”中,中国却敬陪末座,排名最后。这说明,广大的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数字转型,既是中国发展数字经济极好的机遇,也是中国发展数字经济所面临的紧迫而严峻的挑战。

在当前新一代信息化的四大技术基础中,并不是每个企业都有能力去问鼎大数据、云计算或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创新发展。,是企业特别是大型或超大型制造企业,向构建基于“大智物云”、全球一体化的信息系统发展所追求的企业信息化的高端目标,远非大多数中国企业近期力所能及。但是,每一个企业都有可能在全球物联网、数字经济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在上述的“九国数字经济发展比较研究”中,中国在物联网潜力方面居于9国之首,也正说明了对于大多数中国中小企业而言,下一阶段信息化发展的重点之所在。

当前,对中国企业来说,应该将目光关注于全球物联网的发展需求,不失时机地找到自己的发展定位,以此作为企业数字转型的抓手,一步一步地推进企业的产品走向数字化、智能化,并努力朝着一个新型的数字企业发展。

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经日益走进世界舞台中央,承担了更大的国际责任,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更多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促进各国经济实现更强劲增长,更有效地推动全球经济朝向更加公正、可持续的方向发展,构建一个更加包容的开放型世界经济,成为了今年20领导人峰会的历史责任。

创新型人才培育和成长有其规律,要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在创新实践中发现人才、在创新活动中培育人才、在创新事业中凝聚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中国主动向世界扩大开放,实现互利共赢和共同繁荣发展的重大举措;也是中国坚持改革开放政策,统筹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原有的“要素驱动”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实现动能转换,由“简单粗放”转向“精耕细作”,由“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成为一种必然选择。

紧紧依靠人民推进改革开放,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充分发扬民主,广泛汇聚民智,最大激发民力,形成人人参与、人人都有成就感的生动局面。

只有坚持以人为本、注重人文关怀和心理帮扶,深入了解老龄化人口所想所需,才能够切实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助推我国养老事业迈上新台阶。

制造业是国家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体现。具有高度的制造文明表明整个国家形成了共同的价值理念、文化氛围和行为自觉,体现了制造强国建设的高度。

方位,既关乎方向、目标,又关乎起点、定位。全面领会新时代的丰富内涵,准确把握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才能明确我们从何而来、将走向何方。

党的十九大作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让实现高质量发展之路愈发清晰,也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靶向施策的着力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发展到新的历史方位做出的重大战略判断,具有丰富而又深刻的内涵。

教育评价是教育发展的指挥棒,也是教育领域的难点、焦点和痛点。要深化教育体制改革,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

由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具有颠覆性的影响,人类社会很可能处于一个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有可能是一个智慧的时代,也有可能是一个愚蠢的时代。

时代是对特定社会历史范畴的表述。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发展阶段,形成了不同内涵的时代。

在西方国家主导的传统“全球治理”道路步入了驱动乏力、模式单一的发展瓶颈的阶段后,“一带一路”建设的成功推进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升级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如果在一个城市或区域内的住房租赁企业通过资本优势形成了垄断优势,最后几家大的租赁企业就可能形成区域性甚至全国性的垄断竞争格局,最终会影响租房服务的供给数量和价格。

“一带一路”是新型的全球化,致力于构建“去中心化”的全球治理。传统意义上的全球化其实是西方或一部分国家的现代化,而“一带一路”追求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代化。

“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的“独角戏”,而是在“共商、共享”基础上的双边或多边的经济合作;不是中国争夺区域或全球范围内地缘优势的措施,而是开放包容、面向全球的合作倡议。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我国发展所处历史方位作出的新的重大政治判断,这一判断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现实和未来。

我们之所以能不断促进现代市场经济的生长和发展,政府的主导作用至关重要。同时,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我国政府治理从机构设置、施政方式到体制机制,也都在不断地调适和改革。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推荐新闻-热点资讯-生活娱乐-科技兴邦-耒阳市新媒体资讯 联系QQ:2655101040 邮箱:2655101040@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Top